佛山市_【端子机】批发价格_市场报价

 国际新闻 77
佛山市端子机昆山兆科机械有限公司

视频摄制:河北日报记者 汤润清 王育民 戎晓杰 刘冉

“红花的种子”撒遍大地

——李大钊故里寻访

开栏的话 河北是革命的土地、英雄的土地,是新中国从这里走来的土地,这里丰富的红色资源见证着党的历史、奋斗和辉煌。本报今起开设“燕赵荣光”专栏,通过记者走访燕赵大地的红色纪念地、革命遗存以及革命先辈后人等,回顾党的光辉历程,缅怀先辈丰功伟绩,传承红色基因,牢记初心使命,从党的百年奋斗历史中坚定信念和斗志、汲取智慧和力量,进一步把党史学习教育转化为推进改革发展稳定的强大动力和实践成果,奋力开创建设经济强省、美丽河北新局面,以优异成绩庆祝建党100周年。

陌上雪融,万物复苏,冀东平原已是“九尽杨花开”的光景。

近日,记者自河北省唐山市乐亭县青春广场穿行而过,走进白墙青瓦的大门,通往李大钊纪念馆主楼的是一条长长的阶梯。

“阶梯由38级台阶组成,寓意李大钊走过38年短暂而伟大的人生历程。”引领记者拾级而上,纪念馆副馆长于海英讲解道。

1927年4月28日,年仅38岁的李大钊英勇就义。走向绞刑架前,他慷慨陈词:“不能因为你们今天绞死了我,就绞死了伟大的共产主义!我们已经培养了很多同志,如同红花的种子,撒遍各地!”

百年风云,历史并未远去。先驱者的呐喊已化为激荡岁月的伟大预言:100年前,50多粒“红花的种子”从阴霾沉沉的旧中国破土而出;今天,9000多万“红花的种子”已经撒遍日新月异的中国大地。

3月12日,乐亭县胡家坨镇大黑坨小学学生在李大钊故居举行“缅怀革命先烈,传承红色基因”主题活动。 刘江涛摄

南陈北李“点种人”

在李大钊纪念馆第二展厅,有一组锻铜雕像格外引人注目——雕像中二人一穿西装一着长衫,他们坚定的目光凝望着同一个远方。雕塑名为:“南陈北李,相约建党”。

岁月已旧,历史如新。

1920年2月一个雪夜,为躲避北洋政府的拘捕,李大钊秘密护送陈独秀出京赴津,辗转南下。他们扮作下乡讨账的商人,赶着一辆骡车一路颠簸而行。就在这辆不起眼的骡车上,两人共同酝酿了一件对近现代中国影响深远的伟大事件——相约于上海、北京分别建立新的马克思主义政党组织。

南陈北李,成为中国共产党的主要创始人。当时有诗赞曰:“北大红楼两巨人,纷传北李与南陈。孤松独秀如椽笔,日月双悬照古今。”

同年在北大图书馆召开的马克思学说研究会部分成员会议上,李大钊说:“我们这些人只是几颗革命种子,以后要好好耕作,把种子栽培起来,将来一定会有收获的。”

“南陈北李,相约建党”雕塑旁,一块青铜色展牌上的字迹熠熠闪光:“我们现在还要急急组织一个团体。这个团体不是政客组织的政党,也不是中产阶级的民主党,乃是平民的劳动家的政党,即是社会主义团体。”

“这是李大钊1921年3月发表的《团体的训练与革新的事业》一文中的经典段落。”李大钊纪念馆文博副研究员、中国李大钊研究会理事刘晓艳说,那时建党是很秘密的行动,公开的文字资料甚少,是李大钊高擎旗帜,最早公开提出了建立一个有严格组织纪律的无产阶级政党的主张。

近年来,我省特别是唐山市、乐亭县李大钊思想研究学者们,致力于早期建党历史研究,目前已有并非孤证的依据表明,南陈北李出京之路,或曾取道乐亭。

对此,刘晓艳援引1927年武昌中山大学追悼李大钊等烈士的大会上,早期共产党人高一涵报告《李守常事略》为佐证:“返京后则化装同行辟入先生本籍家中。在途中则计划组织中国共产党事。”2017年,中共党史专家邵维正在《百家讲坛·党史故事100讲》中,也提到了这一党史新说。

刘晓艳说,在相约建党过程中,南陈北李不仅就党的目标、性质、章程达成高度共识,彼此之间的信任也进一步加深。史料显示,1920年,陈独秀在上海筹备建党,考虑党的名称时,在共产党和社会党之间举棋不定,遂写信征求李大钊意见,最后由李大钊确定了党的名称——中国共产党。

1921年7月23日,红船启航。“从此以后,中国改换了方向”。

雨天放歌歌不尽

“有一首歌,晴天不能唱,雨天才能大声唱,这是什么歌?”见到李大钊故居管理处副主任赵书明,记者向这位80后小伙儿打了一个特殊的“灯谜”。

“这个我有标准答案。”赵书明会心一笑,拿出一本书——《回忆父亲李大钊》。

“星华姑姑在《雨天学歌》这篇文章里写得特别详细。”赵书明是李大钊夫人赵纫兰弟弟的孙子,作为李大钊家族的后人,他了解许多鲜为人知的先辈故事。

翻开回忆录,阅读李大钊女儿李星华温情的文字,百年弦歌仿佛在耳畔响起。

“有一天天快黑的时候,父亲在书房里喊哥哥和我。我们跑进书房才知道他又要教我们唱歌,心都乐飞了。”这天,李大钊教孩子们唱的是《国际歌》和《少年先锋队歌》。

“他一边弹琴,一边用低沉的声音唱着。”李星华在书中写道,父亲说,不能唱得声音太高了,叫街上的警察、暗探听见,是会把我们逮起来的。“我听了父亲的话,觉得这两首歌更加珍贵可爱了。”此后“每逢下雨天,我们的歌声就不那样低沉,而是嘹亮起来!雨下得越大,我们的歌声就越高。”

李星华记叙说,父亲在教唱歌的时候,还讲解了歌词的意思。“父亲一遍又一遍地教给我们,他的声音唱得那样低沉而有力,仿佛他体味着歌曲里蕴藏的为了美好的理想而奋斗的力量,并且要用它来感染我们。”

弦歌不辍,薪火相传。

“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继承革命先辈的光荣传统……”这是赵书明会唱的第一首歌,这首歌唱出了他的心声。

赵书明告诉记者,他的爷爷赵晓峰就是在李大钊的感召下走上革命道路,在抗日战争中英勇献身,被追认为革命烈士。

在大钊故里,更多的歌者用行动续写百年弦歌的不朽篇章。

胡家坨镇大黑坨村现任党支部书记杨晓波,上任第二个月就被查出身患肝癌,他默默藏起诊断书,没事人一样为村里修路、引水、扩电、防疫日夜奔忙。如今三年过去,他先后做了9次介入手术,大部分村民却只知道他“有点不好受,上医院查查。”

傍晚时分,村里大喇叭再次准时响起杨晓波的声音:“各位村民请注意,明天就是正月十五了,大伙儿别忘了今年不让放炮……”

面对记者,这个不善言辞的汉子只说了一句话:“我们村是李大钊的家乡,不干好了咋交待啊!”

在村口,记者偶遇几位老者正在放着秧歌曲敲锣打鼓,自娱自乐。听说我们是来寻访李大钊的故事,村民刘继明撂下手中的小锣,唱起了《大黑坨村村歌》——

大黑坨村呐三里长,滦河潺潺绕村旁。

大黑坨出了个李大钊,先烈故居在咱乡啊在咱乡。

铁肩担道义啊,妙手著文章。

宣传马列好思想,红花种子遍四方啊红花种子遍四方……

3月12日,乐亭县胡家坨镇大黑坨小学学生在李大钊故居举行“缅怀革命先烈,传承红色基因”主题活动。刘江涛 摄

百年丁香香满城

在李大钊故居的前院,有一棵百年丁香树。

春寒千树薄。抬头望去,苍劲树干上伸展着清瘦的枝丫,却如同以天空为背景的一幅写意画。

“这棵丁香树是幼年李大钊亲手栽下的。”赵书明讲道,李大钊身世孤苦,“在襁褓中即失怙恃,既无兄弟又鲜姊妹,唯一垂老之祖父教养成人。”大祖父李如珍带着他在家中栽种了许多花草树木,引来蝴蝶、小鸟,既陪伴了大钊孤单寂寞的幼年,又培养了他热爱生活热爱大自然的情操。

“如今,李大钊生前最爱的丁香花已被命名为乐亭县的县花。”乐亭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姚清华说,每至五月,丁香绽放,花香满城。

春寒虽在,花开可期。一如历经百年奋斗,这盛世终如先烈所愿。

“惟知跃进,惟知雄飞。”大黑坨村是出了名的敢为人先。作为乐亭现代设施农业的发祥地,大黑坨村发展设施果菜已有近30年历史,如今已是冀东地区重要的错季精品果菜生产基地。近年来,依托得天独厚的资源,大黑坨村大力发展红色旅游经济,成了远近闻名的富裕村。

13岁的李梓珺是大黑坨小学六年级学生,也是李大钊故居的小讲解员。站在百年丁香树下,她背诵起自己最熟悉的经典篇章:“为世界进文明,为人类造幸福,以青春之我,创建青春之家庭,青春之国家,青春之民族,青春之人类,青春之地球,青春之宇宙,资以乐其无涯之生……”自2017年开始,李大钊纪念馆和故居每年都会选拔一批小讲解员经培训上岗,几年来,在册小讲解员始终保持在150名左右,共参与讲解1万余场次,服务参观者30万人次以上。

乐亭县城区北部,有一道长180米的历史文化浮雕墙,华灯初上,人们三三两两来到这里,循着沧海桑田、雅书重教、呔商辉煌、红色沃土等主题,品味这座历史文化名县、民间艺术之乡、红色革命胜地和文明生态城区的城市风貌和精神内核。

而在渤海之滨的乐亭经济开发区,河钢唐钢新区炉火正红。作为唐山市钢铁产业向沿海布局的主力军,一个以“绿色、智能、品牌化”为标志的“梦工厂”正在崛起。

农村富了,城市美了,产业强了……“红花的种子”最初播撒的土地,已是生机盎然。

“新纪元来,新纪元来!”送旧迎新的人们,正在时时创造新生活。

厂家直销各类线束加工设备:端子机全自动端子机剥线端子机端子机剥线机端子压接机等。产品只有有保证,价格优惠。
标签: 邯郸   今年   应急   雄安   平台   开工   就业   中医